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范文

读读《养生主》-庄子养生主原文及译文

日期:2020-04-10点击:

读读《养生主》

“天地有大美而不言,四时有明法而不议,万物有成理而不说。”(《庄子·北游》)在庄子看来,万事万物都有它的内在规律,“林无静树,川无停留”,既然如此,人就要遵循自然规律,才能实现“天地与我并生,万物与我唯一”的和谐统一。

庄子生活在一个诸侯割据、百家争鸣、战争频发、弱肉强食的战国时代,在这样一个纷繁复杂的社会中生存且立于不败之地,庄子认为:“缘督以为经”才是万全之策,“可以保身,可以全生,可以养亲,可以尽年”。(《庄子·内篇》)这就是庄子在“养生主”中论述的宗旨。“缘督以为经”是条件,“保身、全生、养亲、尽年”是结果。“缘督”即“顺应自然之道”,具体说,就是循乎天理,依乎自然,可不为外物伤身,可保全性命,赡养双亲,怡享天年。

庄子以“庖丁解牛”的故事进一步阐述遵循自然之道的必要性。“良庖岁更刀,割也;族庖月更刀,折也。今臣之刀十九年矣,所解数千牛矣,而刀刃若新发于硎。”良庖区别于族疱,在于用刀的方法;庖丁异乎于良庖,在于“臣之所好者道也”,这个“道”就是事物的内在法则,内在规律,即对牛全身的骨头、肌理、纹路、筋络的熟练掌握,以致“目无全牛”的境界,达到“手之所触,肩之所踦,足之所履,膝之所踦,砉然响然,奏刀騞然,莫不中音。合于《桑林》之舞,乃中《经首》之会”。庖丁依照这种方法解牛,不仅事倍功半,而且驾轻就熟,游刃有余。是刀与牛的“神遇”,金属与肌理的“交响乐”啊!

庄子的养生哲学给今人的启示:

首先,要做好一件事情,必须透彻掌握事物的本质规律。违背自然规律迟早要受到规律的报复和惩罚。遵循自然规律,首先要去探究。古人讲:“格物致知”,“格物”就是探究事物规律,就是“躬行”,就像庖丁熟悉牛的全身的骨骼肌理那样,钻研某一个领域,某一门学问,才会有所成就。

其次,孰能生巧。一万小时定律是作家格拉德威尔在《异类》一书中指出的定律。人们眼中的天才之所以卓越非凡,并非天资超人一等,而是付出了持续不断的努力。1万小时的锤炼是任何人从平凡变成世界级大师的必要条件。他将此称为“一万小时定律”。浅尝辄止,一蹴而就,投机取巧是无法达到“目无全牛”的非凡境界的。

“吾生也有涯,而知也无涯。”永不懈怠的去追求无尽的知识,是庄子养生的奥秘,也是今人获得幸福的途径。“可以养亲,可以尽年”,只有努力探究,学习不止步,你的前程才会更锦绣。

庄子养生主原文及译文

  这是一篇谈养生之道的文章。“养生主”意思就是养生的要领,看看下面的庄子养生主原文及译文吧!

  庄子养生主原文及译文

  【原文】

  吾生也有涯①,而知也无涯②。以有涯随无涯③,殆已④;已而为知者⑤,殆而已矣!为善无近名⑥,为恶无近刑。缘督以为经⑦,可以保身,可以全生⑧,可以养亲⑨,可以尽年⑩。

  【注释】

  ①涯:边际,极限。

  ②知(zhì):知识,才智。

  ③随:追随,索求。

  ④殆:危险,这里指疲困不堪,神伤体乏。

  ⑤已:此,如此;这里指上句所说的用有限的生命索求无尽的知识的情况。

  ⑥近:接近,这里含有追求、贪图的意思。

  ⑦缘:顺着,遵循。督:中,正道。中医有奇经八脉之说,所谓督脉即身背之中脉,具有总督诸阳经之作用;“缘督”就是顺从自然之中道的含意。经:常。

  ⑧生:通作“性”,“全生”意思是保全天性。

  ⑨养亲:从字面上讲,上下文意不能衔接,旧说称不为父母留下忧患,亦觉牵强。姑备参考。

  ⑩尽年:终享天年,不使夭折。

  【译文】

  人们的生命是有限的,而知识却是无限的。以有限的生命去追求无限的知识,势必体乏神伤,既然如此还在不停地追求知识,那可真是十分危险的了!做了我们世人口中所谓的善事却不去贪图名声,做了世人所谓的恶事却不至于面对刑戮的屈辱。

  遵从自然的中正之路并把它作为顺应事物的常法,这就可以护卫自身,就可以保全天性,就可以不给父母留下忧患,就可以终享天年。

  【原文】

  庖丁为文惠君解牛①,手之所触②,肩之所倚③,足之所履④,膝之所踦⑤,砉然向然⑥,奏刀然⑦,莫不中音⑧,合于桑林之舞⑨,乃中经首之会⑩。

  文惠君日:“(11),善哉!技蓋至此乎(12)?”庖丁释刀对曰(13):“臣之所好者道也(14),进乎技矣(15)。始臣之解牛之时,所见无非全牛者。三年之后,未尝见全牛也。方今之时,臣以神遇而不以目视(16),官知止而神欲行(17)。依乎天理(18),批大郤(19),导大窾(20),因其固然(21);技经肯綮之未尝(22),而况大軱乎(23)!良庖岁更刀(24),割也;族庖月更刀(25),折也(26)。今臣之刀十九年矣,所解数千牛矣,而刀刃若新发于硎(27)。彼节者有閒(28),而刀刃者无厚。以无厚入有閒,恢恢乎其于游刃必有余地矣(29),是以十九年而刀刃若新发于硎。虽然,每至于族(30),吾见其难为,怵然为戒(31),视为止,行为迟,动刀甚微。謋然己解(32),如土委地(33)。提刀而立,为之四顾,为之踌躇满志(34),善刀而藏之(35)。

  文惠君曰:“善哉!吾闻庖丁之言,得养生焉(36)。”

  【注释】

  ①庖(páo):厨房。“庖丁”即厨子。一说“庖”指厨子,“丁”是他的名字。为(wèi):替,给。文惠君:旧说指梁惠王。解:剖开、分解。

  ②触:接触。

  ③依:靠。

  ④履:踏、踩。

  ⑤踦(yǐ):用膝抵住。

  ⑥砉(huà)然:皮肉分离的声音。向(嚮):通作“响(響)”,声响。“向(响)然”,多种声音相互响应的样子。

  ⑦奏:进。(huò)然:以刀快速割牛的声音。

  ⑧中(zhòng):合乎;“中音”,意思是合乎音乐的节奏。

  ⑨桑林:传说中的殷商时代的乐曲名。“桑林之舞”意思是用桑林乐曲伴奏的舞蹈。

  ⑩经首:传说中帝尧时代的乐曲名。会:乐律,节奏。

  (11)(xī):“嘻”字的异体。

  (12)蓋:通作“盍”,讲作何,怎么的意思。一说为句中语气词,读如“盖”。

  (13)释:放下。

  (14)好(hào):喜好。道:事物的规律。

  (15)进:进了一层,含有超过、胜过的意思。乎:于,比。

  (16)神:精神,心思。

  (17)官:器官,这里指眼。知:知觉,这里指视觉。

  (18)天理:自然的纹理,这里指牛体的自然结构。

  (19)批:击:郤(xì):通作“隙”,这里指牛体筋腱骨骼间的空隙。

  (20)导。引导,导向。窾(kuǎn):空,这里指牛体骨节间较大的空处。

  (21)因:依,顺着。固然:本然,原本的样子。

  (22)技(zhī):通作“枝”,指支脉。经:经脉。“技经”指经络结聚的地方。肯:附在骨上的肉。綮(qǐ):骨肉连接很紧的地方。未:不曾。尝:尝试。

  (23)軱(gū):大骨。

  (24)岁:每年。更(gēng):更换。

  (25)族:众;“族庖”指一般的厨子。

  (26)折:断;这里指用刀砍断骨头。

  (27)发:出,这里指刚从磨刀石上磨出来。硎(xíng):磨刀石。

  (28)閒(jiàn):缝,间隙;这个意义后代写作“间”。

  (29)恢恢:宽广。游刃:运转的刀刃。

  (30)族:指骨节、筋腱聚结交错的部位。

  (31)怵(chù)然:小心谨慎的样子。

  (32)謋(huò):牛体分解的声音。

  (33)委:堆积。

  (34)踌躇:悠然自得的样子。满志:满足了心意。

  (35)善:这里讲作摆弄、擦拭的意思。

  (36)养生:其后省中心语,意思是“养生之道”。

  【译文】

  厨子给文惠君宰杀牛牲,分解牛体时手接触的地方,肩靠着的地方,脚踩踏的地方,膝抵住的地方,都发出砉砉的声响,快速进刀时刷刷的声音,无不像美妙的音乐旋律,符合桑林舞曲的节奏,又合于经首乐曲的乐律。

  文惠君说:“嘻,妙呀!技术怎么达到如此高超的地步呢?”厨子放下刀回答说:“我所喜好的是摸索事物的规律,比起一般的技术、技巧又进了一层。我开始分解牛体的时候,所看见的没有不是一头整牛的。

  几年之后,就不曾再看到整体的牛了。现在,我只用心神去接触而不必用眼睛去观察,眼睛的官能似乎停了下来而精神世界还在不停地运行。依照牛体自然的生理结构,劈击肌肉骨骼间大的缝隙,把刀导向那些骨节间大的空处,顺着牛体的天然结构去解剖;从不曾碰撞过经络结聚的部位和骨肉紧密连接的地方,何况那些大骨头呢!

  优秀的厨子一年更换一把刀,因为他们是在用刀割肉;普通的厨子一个月就更换一把刀,因为他们是在用刀砍骨头。如今我使用的这把刀已经十九年了,所宰杀的牛牲上千头了,而刀刃锋利就像刚从磨刀石上磨过一样。牛的骨节和各个组合部位之间是有空隙的,而刀刃几乎没有什么厚度,用薄薄的刀刃插入有空隙的骨节和组合部位间,对于刀刃的运转和回旋来说那是多么宽绰而有余地呀。

  所以我的刀使用了十九年刀锋仍像刚从磨刀石上磨过一样。虽然这样,每当遇上筋腱、骨节聚结交错的地方,我看到难于下刀,为此而格外谨慎不敢大意,目光专注,动作迟缓,动刀十分轻微。牛体霍霍地全部分解开来,就像是一堆泥土堆放在地上。我于是提着刀站在那儿,为此而环顾四周,为此而踌躇满志,这才擦拭好刀收藏起来。”文惠君说:“妙啊,我听了厨子这一番话,从中得到养生的道理了。”

  【原文】

  公文轩见右师而惊曰①:“是何人也?恶乎介也②?天与,其人与?”曰:“天也,非人也。天之生是使独也③,人之貌有与也④。以是知其天也,非人也”。泽雉十步一啄⑤,百步一饮,不蕲畜乎樊中⑥。神虽王⑦,不善也。

  老聃死⑧,秦失吊之⑨,三号而出⑩。弟子曰:“非夫子之友邪?”曰:“然”。“然则吊焉若此,可乎?”曰:“然。始也吾以为其人也(11),而今非也。向吾入而吊焉(12),有老者哭之,如哭其子;少者哭之,如哭其母。彼其所以会之(13),必有不蕲言而言,不蕲哭而哭者。是遁天倍情(14),忘其所受(15),古者谓之遁天之刑(16)。适来(17),夫子时也(18);适去,夫子顺也。安时而处顺,哀乐不能入也,古者谓是帝之县解(19)。”

  指穷于为蕲(20),火传也,不知其尽也。

  【注释】

  ①公文轩:相传为宋国人,复姓公文,名轩。右师:官名,古人常有借某人之官名称谓其人的习惯。

  ②介:独,只有一只脚。一说“介”当作“兀”,失去一足的意思。

  ③是:此,指代形体上只有一只脚的情况。独:只有一只脚。

  ④与:旧注解释为“共”,所谓“有与”即两足共行。一说“与”当讲作赋与,意思是人的外形当是自然的赋与。

  ⑤雉(zhì):雉鸟,俗称野鸡。

  ⑥蕲(qí):祈求,希望。畜:养。樊:笼。

  ⑦王(wàng):旺盛,这个意义后代写作“旺”。

  ⑧老聃(dān):相传即老子,楚人,姓李名耳。

  ⑨秦失(yì):亦写作“秦佚”,老聃的朋友。

  ⑩号:这里指大声地哭。

  (11)其人:指与秦失对话的哭泣者。老聃和秦失都把生死看得很轻,在秦失的眼里老聃的弟子也应都是能够超脱物外的人,但如此伤心地长久哭泣,显然哀痛过甚,有失老聃的遗风。

  (12)向:刚才。

  (13)彼其:指哭泣者,即前四句中的“老者”和“少者”。所以:讲作“……的原因”。会:聚,碰在一块儿。

  (14)遁:逃避,违反。倍:通作“背”,背弃的意思。一说“倍”讲作“加”,是增益的意思。

  (15)忘其所受:大意是忘掉了受命于天的道理。庄子认为人体禀承于自然,方才有生有死,如果好生恶死,这就忘掉了受命于天的道理。

  (16)刑:过失。“遁天之刑”是说感伤过度,势必违反自然之道而招来过失。一说“刑”即刑辱之意。

  (17)适:偶然。来:来到世上,与下一句的“去”讲作离开人世相对立;这里的“来”、“去”实指人的生和死。

  (18)夫子:指老聃。

  (19)帝:天,万物的主宰。县(xuán):同“悬”。“帝之县解”犹言“自然解脱”。在庄子看来,忧乐不能入,死生不能系,做到“安时而处顺”,就自然地解除了困缚,犹如解脱了倒悬之苦。

  (20)本句旨意历来解释纷纭,不得要领。根据前文所述可这样理解:“指”、“薪”即脂薪,又称烛薪,用以取光照物,“穷”是尽的意思,油脂燃尽于浸裹的柴薪,但火种却不会熄灭,传之于无穷。

  【译文】

  公文轩在见到右师大吃一惊,说:“这是什么人?怎么只有一只脚呢?是天生只有一只脚,还是人为地失去一只脚呢?”右师说:“天生成的,不是人为的。老天爷生就了我这样一付形体让我只有一只脚,人的外观完全是上天所赋与的。所以知道是天生的,不是人为的。”

  沼泽边的野鸡走上十步才能啄到一口食物,走上百步才能喝到一口水,可是它丝毫也不会祈求畜养在笼子里。生活在樊笼里虽然不必费力寻食,但精力即使十分旺盛,那也是很不快意的。

  老聃死了,他的朋友秦失去吊丧,大哭几声便离开了。老聃的弟子问道:“你不是我们老师的朋友吗?”秦失说:“是的。”弟子们又问:“那么吊唁朋友像这样,行吗?”秦失说:“行。原来我认为你们跟随老师多年都是超脱物外的人了,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的。刚才我进入灵房去吊唁,有老人在哭他,像做父母的哭自己的孩子;有年轻人在哭他,像做孩子的哭自己的父母。他们之所以会聚在这里,一定有人本不想说什么却情不自禁地诉说了什么,本不想哭泣却情不自禁地痛哭起来。

  如此喜生恶死是违反常理、背弃真情的,他们都忘掉了人是禀承于自然、受命于天的道理,古时候人们称这种作法就叫做背离自然的过失。偶然来到世上,你们的老师他应时而生;偶然离开人世,你们的老师他顺依而死。安于天理和常分,顺从自然和变化,哀伤和欢乐便都不能进入心怀,古时候人们称这样做就叫做自然的解脱,好像解除倒悬之苦似的。”

  取光照物的烛薪终会燃尽,而火种却传续下来,永远不会熄灭。

关注公众号

夫子作文网倾力打造互联网数据资讯、行业资源、电子商务、移动互联网、网络营销平台。

每日持续更新报道IT业界、互联网、市场资讯、驱动更新、游戏及产品资讯,是最及时权威的产业资讯及硬件资讯报道平台。

转载内容版权归作者及来源网站所有,本站原创内容转载请注明来源。

文章评论

图文推荐

最近更新

猜你喜欢

榜单点击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