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植物朋友蟹爪兰-蟹爪兰开花了

日期:2020-11-22点击:

我的植物朋友蟹爪兰

“兰生幽谷无人识,客种东轩遗我香。

只有清芬能解秽,更怜细叶巧凌霜。”

本文为宋代诗人苏辙所作《种兰诗》之作,尤其引人注目。尽管,我不知道种兰的诗情画意,可是,我和妈妈却种了一种非常特别的兰——蟹爪兰。

我家里的蟹爪兰,青绿色,花骨朵呈紫红色,长得非常漂亮。远远地望去,如一位时尚达人的卷发,一长一长的卷发卷曲起来,发端夹着紫红色的大夹子,像眼睛一样盯着我,风一吹,像无数红果子在飘动,说不出的奇异。
听说蟹爪兰的品种很多,有圣诞白,多塞,吉纳,雪花,金媚,金幻等等,而且还有很多杂交种。

又说蟹爪兰非常适合嫁接,尤其是将仙人掌嫁接在一起,能产生非常神奇的效果,所以,有一种说法是“两人最佳相恋”。仙人掌特别营养,但它却长满了刺。

而且蟹爪兰开的花特别美,许多人被吸引,但也有美中不足之处,它的根不发达,容易沉睡,停止生长。同属两个科的植物被嫁接在一起,使蟹爪兰的生命力更顽强,这本该是一个取长补短的过程,不久我和妈妈将去验证这个实验。

植物的世界是奇特的,它们的故事和秘密也是说不尽的,正等待着我们去发现。

我家的蟹爪兰真是美丽呀!

蟹爪兰开花了

我家的蟹爪兰开花了。

三年前,家里来了一盆蟹爪兰。蟹爪兰并不好看,只是听说它开的花又红又嫩,我才很细心的侍奉它。一年很快过去了,蟹爪兰一动不动的靠在墙边,同刚来我家时相比,不过多了几根墨绿暗淡的藤和几片灰蒙蒙的叶子而已。到了第二年末,它仍没有开花,不知怎的,就慢慢地被移到墙角去了。随着时间的流逝,我给它浇水的次数也少了下来。偶尔去看一次,见到它那布满灰尘的叶子,和与“生机勃勃”一点也沾不上边的样子,我心里总会默默念叨:算了,或许它本就毫不起眼吧!

光阴似箭,日月如梭。不过一眨眼的功夫,蟹爪兰身旁的花儿们,都已经开过三次花了。就在我也几乎忘记了”蟹爪兰开花”的这茬事的时候,一天早上我恍惚看见在蟹爪兰一节一节的叶子下,似乎垂着一朵花。我不由得走了过去,在一节一节的单调的叶子下,垂直一朵多么美丽、多么精巧、多么娇艳的花儿。“蟹爪兰开花了!”它终于释放了内心的能量,三年的积攒,在这一刻完全爆发了出来。它的花是如此的好看:深红色的半透明的花托,下面是螺旋形转着的如火一般的花瓣,隐约探出一点点流苏似的细如牛毛蚕丝的花蕊。我有些诧异!这株兰,独自在角落里,没有阳光,没有雨露,与灰尘为伴;这株兰早已经被我们遗忘了,但是它却没有忘记自己是一朵花,没有忘记自己来到这世上的使命:是花就要开放!

人,何尝不是如此呢?楚庄王在上任时,一直没有“弹响”楚国这张大琴,中原各国似乎也忘记了楚国的存在。但是楚庄王却没有忘记自己来到这世上的使命。“三年不蜚,一蜚破天;三年不鸣,一鸣惊人。”在三年的酝酿与积攒后,这位早已被世人忘记的庄王终于操练兵马,一举成为春秋五霸之一。古人如此,今人何尝不是这样?当我们被人冷落时,不被别人看好时,我们一定要坚持信念,不忘本心,不断的充实自己,要相信自己最终也会像这株不起眼的蟹爪兰一样,灿烂的开放。

是啊!是花,就要灿烂的绽放;是树,就要参天的生长!我们只要坚持信念,不忘本心,最终必将得到自我的辉煌。

我家的蟹爪兰开花了。

蟹爪兰李众一

我家的阳台上有一盆蟹爪兰,它已经在我们家落户五年了,是妈妈从大姨家搬来的,它属于室内草本花,四季常绿,因为它的枝叶像膀蟹的脚,所以才叫它蟹爪兰,我非常喜欢它。

蟹爪兰常常在春节前后开花,它开出的花鲜红艳丽,再加上花中间黄色的花蕊就更是锦上添花,非常惹人喜爱,它的到来给家里增添了很多节日的气氛。

春天,它会从枝头抽出一片片嫩绿的新叶,这时候爸爸妈妈会给它施一些肥料,为它的生长补充营养,它好像也不辜负家人对它的期望,一个劲的往上长,像是在说:“看我长得多快。”到了夏天它好像又变的无精打采,我以为它快死了,我查阅书籍才知道它不会死,不过浇水过勤也不行,因为它的根会腐烂而死,应该以盆土见干为益。秋天,天气凉爽,它又打起了精神,为冬天的花期准备着,希望它能开出比往年更美丽更鲜艳的花朵。

蟹爪兰不要辜负我们全家对你的期望,你要加油啊,我相信你,加油!我会等着你开出更好看的花朵。

关注公众号

夫子作文网倾力打造互联网数据资讯、行业资源、电子商务、移动互联网、网络营销平台。

每日持续更新报道IT业界、互联网、市场资讯、驱动更新、游戏及产品资讯,是最及时权威的产业资讯及硬件资讯报道平台。

转载内容版权归作者及来源网站所有,本站原创内容转载请注明来源。

文章评论

最近更新

猜你喜欢

榜单点击排行